【班级特色】樱吹清明柳拂风,学子寻春半出城

本站原创   |   2017-04-19  |   浏览次数: 1,011 views

“沪游记:上海教育文化之旅”是2016级教育学系硕士班的班级特色活动,在教育学部第一届班级特色活动项目答辩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重点立项。4月8日,班委们组织同学们分组前往蔡元培故居和鲁迅故居,开始了这段美好旅程的第一站。

“100年看上海,1000年看北京”,自上海开埠百年以来,这座城市见证了中国近代的历史风雨,无数大家学者在此聚集。近代以来的上海使得”透过一座城,看一百年教育发展”成为可能。本次活动旨在通过体验式学习,结合教育专业特色,以游学参观名人故居的形式,走近教育大家,亲身感受百年教育发展。

上午9:30,”元培先生”小分队和”迅哥儿”小分队分别抵达了位于静安区华山路303弄16号的蔡元培故居陈列室以及位于虹口区山阴路132弄9号的鲁迅故居,开展游学参观。

学界泰斗,人世楷模——纪念蔡元培先生

From:”元培先生”小分队

蔡元培故居是一幢三层高的英式花园洋房,宅门及其两侧的木质编篱依旧保留了中式风格,踏入墨绿色的街门,看到的是阳光透过树叶细碎地洒在青瓦与假山石上,花园里藏不住的绿意让人恍如置身于另一方天地中。或许80年前的今天,元培先生正是在这清明暖春之中进行《中国伦理学史》最后的编撰。


进入先生住宅,迎面而来的是先生的求学历程。先生6岁入私塾学习,25岁时以策论”西藏的地理位置”中进士。后年清政府甲午战败,先生开始广泛涉猎西学,提倡新学。故居一隅,枚举了先生从1894年到1899年阅读的主要书籍,从《海国图志》、《游离日本途径》、到《盛世危言》、再到《电学纲目》、《化学启蒙》、《几何原本》、后又有《庸书》、《支那教案论》、,《古教汇参》、《天演论》等。阅读范围涉及农、工、商、理,文、史、哲多科,可谓是”读破万卷书”。先生在青年时代关于西学的广博阅读及甲午战前经年的中学功底,为他积累了深厚的学术功底,也打开了先生的视野和胸襟。1901年,蔡元培先生发表了他最早关于教育的著作《学堂教科论》,并在同年被聘请为南洋公学经济特科班总教习。1904年,先生在上海组织建立光复会,光复会于次年并入同盟会。先生虽是一介文人,却不同于传统的清代中国知识分子,或因循守旧,或只为读书做官而谋私利,先生站在民族危亡的时代中心,与志同道合者一齐以救亡图存为个人使命,心怀国家大义。


“元培先生”小分队经过一个转角,又来到一处房间。墙上竖挂着褐棕木板,上面写着:”近代民族教育和科学事业的奠基人”。1907年,先生赴德留学,因无文凭,只能进入莱比锡大学学习,但莱比锡大学也是当时世界知名大学。在德期间,先生编著了《中国伦理学史》。四年的留德时间,德国大学浓厚的学术氛围和大学管理体制对先生后期的北大改革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辛亥革命爆发之后,先生立即取道回国,主持《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大学令》和《中学令》的修订。1912年,先生辞去教育部总长一职之后,又携带家眷一听前往法国游学,进行学术研究。在法期间,蔡元培先生与李石曾、吴玉章等人一同发起华法教育会,并起草了教育会的管理条例,陈列馆中展示了该条例的复本。手写版的条例笔法行云流水,尽显学者气度。


整个故居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将先生的一生娓娓道来:从刻苦攻读到教育救国,一生致力于近代民族教育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为民族革命的胜利与民族自由的达成而奋斗。”元培先生”小分队最初只是从书本中了解到蔡元培先生的生平、著作与影响力。在这次参观中,小分队的同学们更近距离地接触了蔡元培先生,不时地对先生为民族教育和民族复兴所做的贡献表示赞叹,先生的爱国心,民族魂,教育梦深深地震撼了小分队的同学们。


先生逝世已70余年,时代日新月异,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我们已经走出了近代的风雨飘摇。社会发展的背后也是社会的变革,社会的变革也使教育的变革成为时代的必需。作为华师大教育学系的研究生,我们应学习蔡元培先生的家国情怀,学习先生对教育的坚守,致力于为国家教育事业做出自己的努力与贡献,承担起新时代教育学人的应有使命。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From:”迅哥儿小分队”


“迅哥儿”小分队一行共6人相约9点半于鲁迅故居门口集合,并进行拍照留念。鲁迅故居是一栋三层红砖楼房,在1933年至1936年,鲁迅先生曾一直在这里居住直至离世。故居里还原了鲁迅先生居住时的情景,屋内陈列着他生前用过的珍贵物品、写作用具和生活用品等。


鲁迅故居虽然不大,屋前有几个小花圃,种着几棵小树和几盆小花,屋内虽然朴实而简单,但是却感觉很温馨而有序,弥漫着书香的气息。底层前间是客厅,放有书橱和鲁迅好友瞿秋白留赠的书桌,书橱上面挂着先生日本朋友送他的油画,靠门放着海婴曾经用过的玩具橱和小板凳。内间是餐室,放着西式衣帽架。故居内有工作者免费带领参观和讲解,但室内不允许拍照。

二楼的前间是鲁迅先生的卧室兼书斋,摆放着铁床、衣柜、茶几、镜台等家具,镜台上放着外国版画。南窗糊着彩色玻璃纸,窗下的书桌上放着文具、烟具和花具,还放着一个先生生前用来养小鱼的有名盒子。窗边璧上的日历维持着原状:民国25年(1936年)10月19日,镜台上的闹钟指针停在凌晨5时25分,是鲁迅先生逝世的日期和实践。

三楼前台有阳台,这里是鲁迅先生与许广平之子周海婴和保姆的卧室,除一张床外,其他陈设更为简单。后间的客房放着简单的卧具、桌椅和书橱,在这里鲁迅曾掩护过瞿秋白、冯雪峰等共产党人。


(瞿秋白故居)

参观完故居,沿着田爱路,大约10分钟,我们到了鲁迅纪念馆。鲁迅纪念馆陈列着许多鲁迅先生家人的照片、与其夫人通讯的稿件副本、鲁迅先生许多著作,还播放着许多影片,让我们更加了解了鲁迅先生的生平事迹,让我们为之震撼。


(鲁迅先生与其儿子周海婴一岁时的合影,当时鲁迅50岁)


(此为陈列在鲁迅纪念馆二楼的鲁迅先生在海内外出版的著作)

撰稿:钟程、徐冰清、李茂菊、阴崔雪

摄影:熊芹菁、董梦飞、张婷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