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范国睿:回归规律办教育

本站原创   |   2019-03-14  |   浏览次数: 1,617 views

2018年6月,教育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以本为本”,把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效果作为检验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要回归常识,围绕学生刻苦读书办教育,引导学生求真学问;回归本分,引导教师热爱教学、倾心教学、研究教学,潜心教书育人;回归初心,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促进专业知识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相结合,用知识体系、价值体系、创新体系育人;回归梦想,推动办学理念、组织管理和教育制度创新,倾力实现教育强国梦。

  “四个回归”的本质,是回归教育本质,遵循教育规律办学。虽然“四个回归”是针对高等教育改革提出的,但对于整个教育系统的改革与发展,却有着同样的意义和价值。中国教育走过了“穷国办大教育”“规模发展”的阶段,已进入推进公平、提高质量、促进创新的新时代。“四个回归”体现了2018年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总特征,但回归规律办教育,仍任重道远。

自工业革命以来,由于社会的教育需求不断增长,各国陆续普及义务教育、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发展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加之社会竞争不断加剧,而社会竞争又逐步延展到教育系统中来,以教育考试、教育文凭为表征的教育竞争在各个国家均有不同程度的发生。

对我国来说,从改革开放之初恢复高考以来,人民群众的受教育水平不断提高,教育为国家和社会发展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但教育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与矛盾依然存在,教育改革一直在努力从“应试教育”走向“素质教育”。

党的十九大明确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的教育发展目标,就是要改革教育发展过程中重效率轻公平、重数量轻质量、重分数轻素养等不正常的教育现象。

2018年来采取的许多教育改革举措,就是要逐步实现“四个回归”,回到遵循教育规律办教育的轨道上来。但是,长期积累的教育训练与教育考试传统、社会竞争所传递的教育竞争、劳动就业中的基于教育文凭的选人用人机制等因素,都深刻地影响“四个回归”的实现。

“四个回归”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对教育在国家发展中作用的认识,取决于对教师专业属性的认识,取决于对人的本质与儿童成长的认识。考察教育是否“回归常识”“回归本分”,关键在于教育是否把学生、把学生的健康成长与发展放在首位,真正以受教育者的健康成长为出发点办教育。

唯其如此,才能尊重儿童天性,呵护儿童的好奇心,培养儿童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激发儿童的学习兴趣;才能以适切的方式方法,为儿童提供与其个性化身心发展特点相适应的教育;才能走出基于统一的教育标准和考试分数,看到每一个学生在德智体美劳不同的方面个性化、多样化的成长与发展。

推进“四个回归”,各地区、各级各类学校,都还需要因地制宜、因校制宜,系统思考,全面系统地设计学校发展过程中各教育要素的彼此关系,促进各要素以人的发展为核心,协调发展,从而保障作为一个具体人才培养机构的学校以及作为一个专业系统的国家教育事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明确指出,要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健全立德树人落实机制,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坚决克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

这一重要指示深刻阐明了长期存在的教育评价“五唯”问题,表明了解决问题的坚决态度。坦率地讲,今日之教育,诸多没有“回归”教育本质、没有遵循教育规律之处,对许多学校、教师、家长来说,实属无奈。教育,需要松绑。

要为学生松绑,不以统一的标准与尺度要求、评价、束缚学生,给学生适宜的教育,促进每一个学生在天性基础上得到最好的、个性化的发展;

要给教师松绑,不以各种培训、检查评比、考核评价教师,尊重教师的专业认知、专业判断与专业自觉,使教师爱教、乐教、善教,安心、静心地教书育人;

要给学校松绑,各级政府相关部门不以各种检查干扰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不以学生考试成绩、升学率、就业率论英雄,将学校真正建设成为学生乐学、教师乐教的学习空间;

要给教育松绑,正确认识教育的诸多社会功能,通过育人功能,全面提升人的素养、培养社会各行各业所需的高素质专门人才,回归教育的本体价值。当然,“松绑”不排斥科学合理的规范与要求,为此,需要深化教育研究,使这些规范与要求最大程度地遵循、符合教育规律。

阅读原文

作者|范国睿(长江学者、我校教育治理研究院院长)

转自华东师范大学官网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